彭雪峰纪念馆

中华民族英雄 共产党人好榜样

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 主页 > 彭雪枫文集 > 驻晋日记 >

驻晋办事处日记

2017-02-16 11:51:31阅读(
 
驻晋办事处日记
(一九三七年二月——一九三七年六月)
二月十日(腊月二十九日)  星期三
上午看报后,读《日文自修讨论》一小时。
读毕《纪效新书》,戚继光之为人,有魄力,有胆略,且富创造力。书中所示,以火器时代不同,故战术亦异,但关于操兵练武则力主“美观则不实用,实用则不美观”,倒是中肯语。又对于军纪风纪亦特别注意,书卷二中有“如擂鼓该进,就是前面有水有火,若擂鼓不住,便往水里火里也要前去。如鸣金该退,就是前面有金山银山,若鸣金不止,也要依令退回。如是(注:原文系‘肯是这等’)大家共作一个眼,共作一个耳,共作一个心,有何贼不可杀,何功不可立”之段,用以作现代练兵宝鉴,仍可实用。
晚读郁达夫之《屐痕处处》,描写游历各名胜,不禁羡慕不止,但字里行间,常暴狂态。
本日为废历除日,终日爆竹声断断续续,傍晚尤烈,夜十一时渐稀,但仍未止。阴历年总是比阳历年热闹的!
二月十一日(正月初一)  星期四
中夜被爆竹声震醒,正是市民们的所谓“一声爆竹除旧岁”了。晨起,白雪一片,神爽。大雪日间断续,晚十时半又落。
起后,厨房及各役人挨门贺岁拜年。早午两餐均比平日丰盛。
读完《屐痕处处》,乱翻《徐霞客游记》。
九时半胡来,稍谈即去,托带交津支一信。
二月十二日(正月初二)  星期五
晨六时半起床,七时一刻往公园吸鲜空气。街上往来人都衣冠楚楚,手夹贺年片夹,相遇互揖,要不爬在地下磕一个,口称“恭禧发财”。十五年前,也曾过过这种生活啊!
早饭后信步走去,到北城打了一个转,途逛坝陵北街之“关帝庙”,建筑颇为娇小都丽。又到城隍庙,处处表现老朽状态。十一时经按司街回。
午后到图书馆。阅报后,借来屠格涅夫之《父与子》一部,这是部久已闻名而未能读的名著。晚读完第一分册。译笔流利俏皮。
右牙床旧疼复发。
到外国留学之心,时绕脑际,不知本年如愿否?
二月十三日(正月初三)  星期六
晨接今兄由平寄来四川地图一份,并信一纸。
早饭后发给秀生(自注:秀生,为时在津之党的联络员。)兄一信。
午后到图书馆,读报后阅《书人》杂志创刊号一本。
右牙床疼如故,并略肿。
晚读完《父与子》全部,描写一个青年大学生——巴扎洛夫,不相信一切的虚无主义者的民粹派知识分子,和当时另一个旧的时代贵族的保守的专制主义代表在思想上的冲突。旧思想的代表是巴扎洛夫的密友阿卡提的父亲及其伯父保罗。而阿卡提则为受他影响极深的同路者。这种冲突是由辩论到闹纠纷,以至于决斗。而阿卡提终于因本身是个贵族子弟而与贵族恋爱,因而对他的信仰动摇,结果是和爱人结了婚而信仰绝交了!并这样地骂他:“我们这一次是永别了,这是你自己也知道的——在临别的时候我再对你说:你做的事是很聪明的,因为你是不宜于过我们那粗陋、苦痛、飘荡的生活的。你没有锐气,没有怨毒,虽然有青年的勇敢,青年的精神,可是未做我们这种运动,那是不够的。像你们这种贵族一类的人,至多只能负担些优美的忍耐,发表些优美的愤慨,再不能超过这个了,这有什么用呢?譬如说吧:你不肯争斗,——虽然你自以为是一个勇敢的人,——而我们却要争斗。我们的灰尘扑进你的眼里去,我的汗泥溅满了你的一身,可是你没有长成与我们一样的高大;你不知不觉地自己要称赏你自己,喜欢自己骂自己;我们对于一切都厌烦死了!我们没有时候玩这种把戏,——我们有别的事要做,我们有别的人要打倒!你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可是终究是一个软绵绵的贵族,温文尔雅的绅士,——这就完了。”巴扎洛夫是一个果决、高傲、热烈、而又锋芒外露的一类青年。然而他终也由于恋爱,虽在染病将死的时候还忘不了他的情人贵族夫人!《父与子》的结局如此,这也就是屠格涅夫于出书后既得罪了旧势力,而又不讨好于新派的原故吧?屠氏的六大杰作,除《父与子》的结局外尚有:《罗亭》、《前夜》、《贵族之家》、《烟》、《荒地》。
二月十四日(腊月初四)  星期日晴
上午,读日文三小时。学外国文,尤其是自修,更须要下苦功。据说四个月内读完前期四册,可以阅读简单的书报。这样努力下去吧!
给梁(自注“梁”为阎锡山之外甥,时任阎之政训处主任,为与红军接着之代表。1942.1.22注)一信,问他“前恳托之事如何?”。
午后到图书馆,见二月九号及十号之《世界日报》,已将前投之《说太原》登出来了。今后尽可能的继续下去,一则练习做文章,一则可以卖几个钱。
右牙疼,傍晚更甚,不得不到药房买药救急。“康普乐”一块九,贵。“凡拉蒙”一块六,也贵。“痛必灵”六角,又是国货,买了一瓶。吃了两片,似乎好些。打算明天到“川至医院”把那个坏牙拔了去,免留后患。
晚八时到文明浴池洗澡。与工友谈过年情形,他们对于过阴历年还不放假,对掌柜表示不满,所以在招呼客人上都没有劲儿。
从图书馆借来一部屠格涅夫原著,郭沫若翻译的《新时代》。忽然立下了个志愿,拟在最近期间把屠格涅夫及托尔斯泰等的几部名著读一遍,增长学问,兴奋心情。下午简略地草了个屠格涅夫的著作年表,抄之如后:
1818.12.28,生;1883.8.22,死。
1847——《猎人日记》出版。
1856——《罗亭》出版。
1860——《前夜》出版。
1861——《初恋》出版。《贵族之家》出版(《贵族之家》出版于1858年)。
1862——《父与子》出版。
1867——《烟》出版。
1877——《荒地》出版。
二月十五日(正月初五)  星期一晴
起床过晚,洗脸毕已七时半了。早饭后左右不得劲儿,于是读《新时代》百页。
先后收到生活书店新书六本,计:《西北地理》、《大众政治经济学》、《夏伯阳》、《胡曾左平乱要旨》、《说写做》、《怎样演说》。新书多了,此后应该苦读才是!
晚饭前读完《说写做》。这是一本平庸的,并无什么“独得之见”的小册子。
晚六时半到文庙民众教育馆看“公余剧团”演话剧,票价五分。计三部;一为“一个没有户籍的人”,内情是一个从事伟大事业的人被捕入狱,狱长向之调查姓名籍贯,彼不实告,终将话说服感动了也是穷人出身的狱长,放了他,狱长也逃走了。二人对话独幕剧,穿插虽不复杂,但言词剧情极紧张。一为“街头人”,内情是夫妇穷困,女人偷人钱袋,男人知道后送给警察。儿子终饿醒了,男人晕倒。也是二人对话独幕,但十分松懈。饰女角者呆板,拙笨,毫无表情能力。一为“住居二楼的人”,写一工人被穷困所迫进行偷窃,被主人发觉,亦即摆布他的律师,但律师之妻对之表同情。三人对话,意义颇好,但结局不佳。饰律师之妻者,表情、对话均入神入妙。
二月十六日(正月初六)  晴
太原各报春节后第一日出版。阅报后读日文两小时。
十一时梁来,谈托之事已办妥。当即给秀生快信一封,告知友人等速来,下午并寄湖南郑少綮小说杂志计六本。
午后二时到觉民出版社购《自修大学》、《谈风》、《宇宙风》、《光明》各一本,遂赴沧园洗澡。
晚七时半赴中华大剧院看“王先生到农村去”,有声对白。这是自到太原以来所看滑稽电影中第一个佳片子。剧情是王先生受不了上海都市中金融的恐慌,于是全家农村去,又受天旱及土豪的压迫,将女儿许与士绅,但在结婚时王查知该土绅呑没赈米二百石,遂协同赈灾委员(其友)发动群众将土绅打倒。剧情的深义,动作的幽默,都恰到好处,尤其是结构富一种农村斗争情绪。
二月十七日(正月初七)  晴
上午读日文三小时,将“假名五十音分别记忆表”制成。
读完《世界知识》五卷第十号。晚读《新时代》百页。
昨今两天室内火炉停火,这是对于右牙床疼肿所实行的“釜底抽薪”的方策。果不其然,今天的疼止了,脸肿亦见消退。不过在室内读书写字时有点儿冷。
二月十八日(正月初八)  星期四  晴
宋绍林于昨晚到并,本日上午来见,果不出上次所料之时间。不久,梁亦来。午后陪宋移至山西大旅馆。晚又同到柳巷,宋新量中山装一件。午后寄秀生单挂号一封。
读《新时代》,如吃甘蔗,越近根处越甜。
二月十九日(正月初九)  星期五  晴
上午梁来,对所托诸事,完全允办。
午后到觉民报社购买《中国新论》三卷二期一本,《中国人》一卷四号两本,《论语》、《西风》各一本,《科学的军备与现代战争》一本,《大公报》(二月十六日)一份,拟由宋带回家(自注:即延安也。1942.1.22)去。
读《中国新论》中之《成吉斯汗参考书籍述略》一文,兹录所述参考书如下:
1、《元史》;2、《辽史》;3、《金史》;4、《历代名人年谱》;5、顾炎武《日知录》;6、日人太田三郎著、屠孝宽译之《成吉斯汗》;7、那珂通世著《成吉斯汗实录》等。
晚九时前后心情不适。读《新时代》五十页。
二月二十日(正月初十)  星期六  阴
午后,伴同宋、李二位赴按司街打听买布行市。
晚,宋来约赴街购买水笔,遂到晋新书局买五元、三元各一支。买后到楼儿底吃饭。
晚,读完《胡曾左平乱要旨》及《新时代》百页。
二月二十一日(正月十一)  星期日  阴雪
天将明约摸三四点钟时,爆竹忽然大响,而且老是那一家,老是那一种,吵人清梦,讨厌。早七时起,见“白粉”铺满大地。洗脸之后,便“纷纷”起来了。但未午又止。午后是“道是无晴却有晴”。
因是星期日,街上特别热闹,加以灯节将届,更形轰轰然了。间或有些铺子门口挂灯的。
十时半梁来,谈两小时去。说起晋北人的出外经商,以东口多伦、西口包头为多,三五年回家一次。也有远至库伦、宁夏的,回家时所隔的年数就更多了。但以西到新疆之伊犁者为最多,大约为十二年。比如十二三的小孩子随着父兄等去,隔上十二三年,回老家一次娶了亲住上三四年,生了儿子,到二十七八第二次去,到四十来岁时第二次回老家,这时儿子也十二三了,又带着儿子作第三次的出征,又过个十一二年,则作第三次的回家,又与儿子完婚,休息个三二年,则作第四次的出征。一个人往往出去个三回就可以“告老还家”了,倘若四次则多半老死在外,永也不得回了。那些到包头去前山后山的,大半骑骆驼,尤其是两岁左右的“驼仔子”,比马还要跑得快些,而且又能持久,途中又简便,所以官家的重要公事常骑骆驼传送云。这倒是新的发现!
下午宋来谈两小时去。
《新时代》读完了。怀疑屠氏的《贵族之家》就是此书的另一名称。描写俄国十月革命前“到民间去”的革命运动,以贵族之家为纲领,写过激主义者“马克罗夫”的失败,修正主义者“梭罗明”的慎重、无所谓,及其理想政策的小成就。中间穿插着怀疑论者,小布尔意识的“涅屠大罗夫”,及贵族的亲戚女子名“玛丽亚娜”的对革命的动摇不定和他们的恋爱故事。全书的主人公是“涅屠大罗夫”。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作者描写他:“是纤巧的面貌,柔嫩的皮肤,美而软的头发,甚至连稍微带些鼻音而中听的声调都是贵族的表现。他是异常的神经质,异常敏感,容易兴奋,性情是很浮游不定的。他从小时候所处的不正当的境遇,在他的心中使他的敏感性和兴奋性发展了,但是他先天的贵族的精神没有使他陷于怀疑,陷于猜忌,----这种不正当的境遇,也是他矛盾性格的原因。----他爱洁成癖,选择得非常谨严。他又努力在他的谈话中学些俏皮和粗鲁。他是天成的理想主义者,激烈而狷介,勇敢而又羞怯。他自己以这种羞怯的狷介为一种可诅咒的罪恶而自惭,以嘲笑自己的理想为自己的义务。”……他爱文艺好做诗,而又恨这种可怜的习惯,他讨嫌这种舞文弄墨的习惯,然而终于赶不跑这种习惯!正是由于他的社会基础的造定,所以作者编排得他不得不对于革命的怀疑,失望,苦闷以至于自杀!他对他的爱人玛丽娅娜说道:“我以前以为我对于革命是信仰着的,只是怀疑着我的力量,怀疑着我的才能,我的能力我以为和我的信念是不相称的。……但这两者是不可分的,这是明如指掌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欺谎自己呢!-----是的,我对革命事业也没有信仰!”结果作者使他自杀了,译者把他枪毙了!至于“马克罗夫”呢?“他是个好事而顽固的男子,并且是蛮勇而不知畏惧的,他不知道容恕,也不知道忘怀,他始终为他自己和一切被压迫者感受不平,他万事都能拼命。他的狭隘的精神专致在唯一的地点,他所不能了解的于他便是不存在的,他对于虚伪与欺骗是憎恨而蔑视的。对于在上位的人,他一切都称为反动者的,他是粗率而且横暴,对于一般平民,对于农民和百姓,他是亲切的如像弟兄一样。”而同时他又“读书不多”。很明白他是个所谓幼稚的左倾的过激主义者了。结果他是失败了,被捆送官府里去了。还有“梭罗明”,作者在“涅屠大诺夫”的脑中描写他:“他是位慎重的人,他是有定见的冷静的男子。……是一个沉静的坚毅的魄力,他晓得他的欲求,他有自信而能使人相信他;他决没有烦躁的时候,……最卓越的是他那平衡,他那平衡!这正是要紧处,这些正是我所不及的!”他是个慎重的,过于慎重以至走到害怕动摇的右倾的池中。他对玛丽亚娜说:“因为凡为从事这种举动的,即使事情成功,站在第一线上的人都是要破灭的,但是像他(马克罗夫)所从事的,不仅第一线、第二线要破灭,就是第十线、第二十线也要破灭的。”因此他对他作的举动带着嘲笑冷淡的态度,而自己走到改良主义的路上去。作者倾向于此,所以使梭罗明有所小成就。全书情节的悲壮,译笔的流利,在在都比《父与子》好,在艺术上说是可以供人消遣的书。也如译者所说,他只是给人以“消极的教训”。
二月二十二日(正月十二)  星期一  阴风
上午到山西旅馆宋处,并在该处午餐。
下午睡两小时。晚七时半寄津快信一封。
二月二十三日(正月十三)  星期二  阴
午前九时化之(自注:“化之”即“梁”之号。)来,并送阎主任议论小册子多种,谈至十一时辞别。
晚八时收到绥署送来刊物多种。
傍晚赴柳巷买牛肉鱼肉罐头及其他食品计洋十一元五毛,又到晋裕公司买汾酒六瓶计洋三元二角五,均交宋带回家去。延安是我们的家了。
傍晚出门时,有商会组织的“高跷队”在街上舞耍,观众塞满一街,交通为之断绝。
二月二十四日(正月十四)  星期三  晴
九时到山西旅馆送绍林起身,九时半往车站,赶到站不到五分钟,车就开了,真可谓十分匆匆了。约摸下月三号四号可到家,十七、十八两日当可转回到并。望之!
午后一时协同福顺兴掌柜、李洪兴到土货商场经理室及批发营业部,购买土布二千七百余元,当即嘱其打包,并与并州货栈委人商妥,明后日当可起运。
晚到智君室略谈后即出门洗澡。柳巷桥头街一带已经人山人海了,从人缝中钻到沧园澡堂,已经吃力不小。但所谓高跷社伙之类既不新鲜又不动人,较者幼时在乡间所看的,逊色多多了!
九时半回后恰遇周西卫兄来,随其到山西饭店,谈至十时四十分回。
二月二十五日(上元节)  星期四  晴
八时半赴山西饭店会周,旋即回。午后二时赴同顺巷土货商场营业部,交款。
晚六时化之来,略谈即走。遂往山西饭店会周,又同来此,选书籍杂志十余本,拟携回。
十一时开始给恩兄(自注:即周恩来同志)写信,十二时一刻就寝。
本日为“上元节”正日,街头巷尾,万人钻动,颇有普天同庆景象。恰数日来正读百零五期《论语》“灯的专号”,对于灯之种类、故事及“上元节”考述之颇详,兹撮要录之:
(一)灯史----上元节亦名元宵节,一名灯夕,一名灯期,俗谚所谓“正月十五逛花灯,家家户户过新年”,又孟姜女山歌所云“正月里来是新春,家家户户点红灯”是也。来历约起于汉代之初。《卸览》引《史记·乐书》说:“汉家祀太乙,以昏时祀到明。今人正月望日,夜游观灯,是其遗事。”看来似为汉代的特殊礼制,不一定是娱乐。但到后来相沿成风,流传遂广。梁简文帝《看灯赋》上说:“何解冻之嘉月,植蓂荚之盛开。草含春而色动,寒飞采以偕来。南油俱满,两漆争然。苏徵安息,蜡出龙川。斜晕交映,倒影澄鲜。”便纯是一种娱乐了。赶到唐代出了几个风流天子,于是大大地铺张提倡,遂普及于民间,成为一年一度的佳节了。《七类修稿》中云:“元宵放灯,起唐开元间,谓天官好乐,地官好人,水官好灯,上元乃天官下降之日,故从十四至十六夜放灯。后增至五夜。”《广德神异录》中云:“唐明皇于正月望夜,上阳宫大陈影灯。”在苏味道的《望日夜诗》中云:“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骑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惜夜,玉漏莫相催。”直到了宋代,这种热闹,毫未少减。《宣和遗事》内载:“宣和四年,令都城自腊月朔放鳌山灯,至次年正月十五日夜,谓之预赏元宵。”正是变本加厉在下元中元也都张灯来了。《晁氏夜话》有个故事:“蔡君谟守福州,上元日,命民间一家点灯七盏。陈列作大灯长丈余,大书云‘富家一盏灯,太仓一粒粟,贫家一盏灯,父子相对哭,风流太守知不知?犹恨笙歌无妙曲!’”到元代,因各族风俗关系,对上元张灯故事,不甚提倡。到明太祖定天下,为粉饰太平计,劝追先代庆祝盛典。明唐寅的《元宵诗》云:“有灯无月不娱人,有月无灯不算春。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烧月下月如银。满街珠翠游邨女,沸地笙歌赛社神。不展芳尊开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在《水浒传》第六十五回描写北京大名府的元宵观灯,叙来有声有色,如身临其境。有清二百余年对于灯节狂热仍旧。清代小说中可见一斑,如《红楼梦》第十八回、第五十三回,及《花月痕》第三十二回。不过将张灯十日改为五日,由十三起至十七止。十三叫“试灯”,十四至十六叫“正灯”,十七叫“残灯”,统称“灯节”。但普通张灯期仍以三夜为多。十四夜叫“试灯”,十五夜叫“正灯”,十六夜叫“罢灯”,又叫“阑灯”。
(二)灯市----因有上元张灯的风气,故工匠小商,莫不投巧赶制,争奇斗丽,十分热闹。
(三)灯品----有鳌山灯、苏灯,无骨灯,琉璃灯,万眼罗,走马灯,宫灯,黄河九曲灯,狮子灯,商灯,水灯,至清时更有米家灯,料丝灯,冰灯,雪灯,纱灯,玻璃灯,沙子灯,碰丝灯,壁灯,雪花灯,油纸灯,卵壳灯等种种种名目。
二月二十六日(正月十六)  星期五  风
晨六时半起床,续完给恩兄之信,交小舟带去。小舟搭十一时车回。继晤李洪兴,将起货手续办妥。李于午后动身。
晚六时赴“山西大戏院”观“山西梆子”,池子票价五角五,太贵。戏亦粗野,十分之九不懂,众人鼓掌称妙时,正自己瞠目不知所措候也!无趣得很!可是最后所演之“上元夺美”,描写上元节村姑观灯,被妖夺去,又被神仙夺回故事,颇热闹。剧中有旱船,推车,赵匡胤送金娘,狮子,龙灯,这都是幼时在家乡常见,而此次太原市上所未睹者也。夜十一时半回宿舍。
二月二十七日(正月十七)  星期六  晴 风
午后四时赴图书馆,借来樊仲云译的屠格涅夫之《烟》小说一本,并黄源著《屠格涅夫生平及其创作》一本。
晚赴中华戏院看“壮志凌云”一片。描写黄河流域的人民因天灾人祸无以谋生,同赴边地垦荒,十余年后遇匪扰乱,遂全体武装守土抗战,极为壮烈,可以说是近于成功的作品。
接金吾由济来信一封。他的日文学得不错了,而自己恰在忙的这几天丢下了!急起直追!又接秀生一信。
二月二十八日(正月十八)  星期日  晴 微风
十五时寄秀生信单挂号付邮。
读毕《屠格涅夫生平及其创作》,始知前读之《新时代》又名为《处女地》,疑为《贵族之家》者,非也。兹将屠氏著作大事年表抄之如下:
1818.12.18,生。
1822,四岁,随父母赴欧。
1833,十五岁,入莫斯科大学。
1834,十六岁,转至彼得堡大学,将处女作长诗《斯推尼渥》送其师批评曰“有天才者”。
1836,十八岁,卒业于彼得堡大学,得得业士之学位。
1843,二十五岁,叙事诗《巴拉喀》出版,并访白林斯基(注:即别林斯基)。
1848,三十岁,收集诸篇出版,题曰《猎人日记》。
1856,三十八岁,发表最初长篇小说《罗亭》及中篇《浮士德》。
1858,四十岁,发表第二长篇小说《贵族之家》。
1859,四十一岁,发表第三长篇小说《前夜》。
1862,四十四岁,发表第四长篇小说《父与子》。
1867,四十九岁,发表第五长篇小说《烟》。
1871,五十三岁,著长篇《春潮》及短篇《备忘录》。
1876,五十八岁,著最后长篇小说《处女地》,又名《荒地》(即《新时代》)。
1883,六十五岁,八月二十二日午后二时死,葬于彼得堡渥尔珂甫墓地,在他的至友白林斯基墓旁。
屠氏著作翻成中文者尚有:
春潮,薄命女,初恋,浮士德,草原的李亚王,林中之月,唔唔,尺素书,畸零人日记,十五封信,梨沙(即贵族之家),爱西亚,阿丝稚,九封信,胜利的恋歌。
屠氏终身未娶。享年六十五岁。
三月一日(正月十九)  星期一  晴
读《烟》五十页,尚未能引人入胜。
晚七时到新生剧院看话剧“大义灭亲”,说一人的儿子被汉奸利诱报告义勇军藏所,被其枪毙,剧情颇为偶然,技巧亦未成熟。又“逃不得”一剧,完全讽刺主张历史上中国民族同化力的能力而同化侵略者的某大学教授,演来颇有趣。
三月二日(正月二十)  星期二  晴
上午读日文二小时半,五十音的平假名与片假名,大致记熟了。倘若不耽误这个把星期,如今恐怕会练句了。唉,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午后二时赴图书馆,三时出水西门,郊游,四时半进旱西门,经觉民书报社购《东北知识》、《中苏文化》、《谈风》各一本。
阅报,知太原又新开书店二,一为“中外书店”,一为“社会书店”。今后将不会令“觉民”专美了。
三月三日(正月二十一)  星期三  晴
读日文二小时,记单字二十一个。读《烟》百页,译文不佳,仍未能引起兴味。
五时赴沧园洗澡,并擦背,出门后大觉“无尘一身轻”了。继赴觉民报社买《中国呼声》、《宇宙风》(三十六期)、《申报周刊》(八期)各一本。
宿舍听差,自老卢走后,老王来,先后赶走原人老邓、老贾。这个老王,表面和善,背里阴险,安置了私人,便扬扬得意。掩护异己,位置私人,一朝天子一朝臣,在这些地方更加可以看得出。
三月四日(正月二十二)  星期四  晴
午前读日文二小时。
午后睡二小时。
何来住山西旅馆,晚陪同吃饭并赴沧园洗澡。
三月五日(正月二十三)  星期五  阴
晚赴山西旅馆检阅带来之书籍杂志,并携回多种,如《远东之危机》、《改造》、《被开恳的处女地》及《论语》、《宇宙风》等。
午前九时半化之来,略谈即走。
三月六日(正月二十四)  星期六  半阴半晴
一天没出门,读完《世界知识》五卷十二号。
读完《烟》,这本书较之《父与子》及《新时代》均稍逊。但自李维诺夫失去了唐耶,又掉了伊林娜之后,在情节和译文方面,都茂盛了。所给予人的只“失望”,毫无进取的情绪而已。打算隔一个时期,再读屠氏的著作。
阅第九期《谈风》内之《谈清人笔记》一文,所标清人小品著作颇多,兹抄之,得暇一读。
清宗室礼亲王(昭梿):《啸亭杂录》----述清兵入关迄于乾嘉,关如掌故,时人重行,最足珍奇者则为记萨赖尔之叛,金川之战,台湾之役,光显寺之战等。为研究清代外藩史实者不可少之材料。
王渔洋:《池北偶谈》、《香祖笔记》。
戴菔塘:《藤荫杂记》。
梁章钜:《浪迹丛谈》、《归田琐记》、《南省公余录》。
阮吾山:《茶余客话》。
陈钧堂:《燕下乡脞录》、《郎潜纪闻》。
俞曲园:《春在堂随笔》、《茶香室丛钞》。
王端履:《重论文斋笔录》。
沈三白:《浮生六记》。
冒辟疆:《影梅庵忆语》、《香畹楼忆语》(注:为清人陈裴之所著)。
舒白香:《游山日记》、(《宇宙风》已重印出版)。
钮  琇:《觚剩》。
高澹人:《天禄识余》。
以上可见于中华书局之《清代笔记丛刊》,但定价太贵。外如文明书局之《说库》或进步书局之小本子笔记丛书,均可买到。
三月七日(正月二十五)  星期日  阴
读《怎样演说》一书六十页,内容颇充实。
午后二时偕何赴中华看“赤胆忠魂”。
晚七时又同赴米市,看放烟火,人多如潮,十分拥挤。烟火种类多,火树银花,极为壮丽。据太原风俗,阴历正月二十日为“小添食节”,二十五日为“大添食节”,每逢是日东西米市各粮店必大势庆祝,除放烟火外,并演戏三天。但不知添食节的究竟典故如何?待考。
三月八日(正月二十六)  星期一  半阴半晴
本日为国际妇女节,中山公园开纪念会,并游行。
读完《怎样演说》一书,内容活泼充实,对于有志学习演说的人,是很有帮助的。演说只要经得多,胆子壮了,然后再加技术的纠正,艺术的修养,是一件易于成功的事。
午睡梦中见已故的母亲,不禁大哭,醒后仍继续涰泣,泪湿枕头。唉,最爱我的母亲,永远不得相见了!
傍晚同何赴西肖墙、土货商场、开化市场、中山公园,八时回。
三月九日(正月二十七)  星期二  太阳仍未露面
读《通俗经济学讲话》六十页。午后开始读梭罗诃夫著、立波译之《被开垦的处女地》,内容充实活泼,易于引人入胜。
晚何来。晚餐毕,他去洗澡。
胡阅《论语》,兴味不浓,且又深感疲倦,故十时十分即睡。
三月十一日(正月二十九)  星期四  两日来均大风
读完《通俗经济学讲话》。
《被开垦的处女地》读至二百页,兴味颇浓。
三月十二日(正月三十)  星期五  大风
晚偕何赴柳巷,参观中外书店,旋赴觉民书店购买二十五期《逸经》一册。后到沧园理发馆理发。
三月十三日(二月初一)  星期六  更大的黄风
开始读《思想方法论》。
晚偕何往新化戏院,有平剧,有评剧,演来颇为热闹。
三月十四日(二月初二)  星期日  晴
本日十时开欢迎汪先生大会,遍街贴满了欢迎标语。同日又为“扩大反汉奸运动大会”,并在中山公园举行,到会者以学生为最多。会后游行,以化装演讲的大汽车最为惹人注目。
午后读完《被开垦的处女地》。
三月十八日(二月初六)  星期四  阴
午前十时,化之来云宋约可于十九、二十到并。
午睡一小时。
晚饭后偕何赴首义市场,低级游艺如说书、唱戏(如北平之天桥),应有尽有,人亦颇拥挤。剧演石秀杀嫂之“翠屏山”,同一出戏,居然有梆子,有二簧,唱不到一刻钟,便停止要钱了,而要钱却往往一点钟。毫无趣味,半途而出。
三月十九日(二月初七)  星期五  晴
读完《思想方法论》。
晚偕何赴觉民书店。
三月二十日(二月初八)  星期六  晴
晨六时尚未起床。绍林来相见,甚欢,并云同来者共九人。带来家书,捧读后不禁为之怡然。
午后访绍林,并接见其他来人,多半为旧相识,惟建华面貌依然,可是已有五个月的小儿在抱了!
晚,何送书箱来,拟明晚赴平。
三月二十一日(二月初九)  星期日  阴
何搭晚八时车赴平,一礼拜以内当可返并。
三月二十二日(二月初十)  星期一  阴  傍晚大风
十时落雨。
七时往访化之,渠病较有起色。
并赴并州饭店接洽达达巷房子事,明日再去细看。
晚九时半移来新居。夜十分寒冷,不亚严冬。
四月四日(二月二十三)  星期日
两星期以来,以购买家具,各种布置,忙个不了。以致:
(A) 生活无秩序,早晨尤其少于外吸新空气。
(B) 读书更少,致感莫名的烦躁。
(C) 不能按日记日记。
(D) 总觉有什么不适似的。
春来了,日暖风和,在各方面便都振作起来吧!
四月五日(二月二十四)  星期一  清明
本日为清明节,天气清和。恰恰中华电影院演的是应节片子“清明时节”。晚偕建华、金辉、朝先及房东家之世荣小姑娘去看电影。情节平庸,内容不坏而已,至于题名之曰清明时节,颇有几分牵强。
四月六日(二月二十五)  星期二  晴
七时半化之来,继绍林亦来,十二时半均别去。晚与企远谈补习英文事,一时勃然。
四月九日(二月二十八)  星期五  晴
上午十一时偕企远、建华出西门外,到桃园看桃花,大部桃花尚未含苞。遂进旱西门经按司街回来。
四月十一日(三月初一)  星期日  晴
晨起于细雨濛濛中经东街崇化寺门口回。空气颇为新鲜。
十一时绍林来,谈至一时同出新南门外游逛,柳绿花红,游人如云。菜园内一个老头子,年纪六十九了,而健壮工作如壮年,令人羡慕不止。加紧锻炼体魄,成为铁人吧!
晚六时偕企远赴钟楼街买唱片五张。
四月十七日(三月初七)  星期六  晴
钱致平、何子中搭四时半车返里(返延安)。
四月二十七日
沪汇来伍千元,除留壹百元外余存:中国银行四仟九百元(法币,利息二厘)
五月十四日
李洪兴留洋法、省币各伍仟元,存入:山西省银行伍仟元(省币,利息七厘,定期三月),交通银行伍仟元(法币,利息四厘,活期)。
五月二十日
将前存中国银行之款提出四仟八百元转存交通银行四仟八百元(法币,利息四厘)。
以后即赴北平,转天津、济南。
五月二十六日
由交通银行取出四百元(赴平购物)。
晚七时五十分由太原开车赴平。
五月二十七日
早七时五十分到石家庄。
五月二十八日
早八时到达北平前门站,即住利通饭店。
六月五日
赴津,住国梁家。
六月七日
早十一时由津开车赴济,晚八时四十分抵济南,寓财政厅。
六月九日
游大明湖及各名泉。
六月十一日
七时由济坐长途汽车赴聊城。
六月十三日
七时半由聊坐汽车赴禹城。十一时五十分开车北上,晚八时抵津。子英来接,即中途下车住北辰饭店,与子英作彻夜谈。
六月十四日
六时五十分由津坐特别快,十时到平。
六月十六日
晚十时由平搭车回并。送行者蓬如、武林、岫岚、莲瑞、恒春。
六月十七日
晚七时三十八分到并。
六月三十日  星期三  晴
写《平津济之行》约五千字,未完。
午后到图书馆读《晚明党争与史可法》。适化之来,未遇。
晚饭后到大观园洗澡。并购《青年界》、《谈风》、《申周》(注:《申周》,即《申报每周增刊》,亦即《申报周刊》)各一册。十时赴小智处。
×                 ×                 ×
以上是一九三六年十一月至一九三七年奉中央命与阎锡山进行统战工作旅居太原时之日记。时甚清闲,为自入党以来之最清闲阶段,故读书颇多,且亦能记日记。及今读之,趣味颇浓。是种情时,他日将不可多得也!
一九四二年一月二十二日
 

相关推荐